应用宝app下载幸福家园

标签:

宋辞扭得更加认真厉害,一张白皙小脸惹得更红,甚至衬衫都被扭得褶皱不成样子,青白的额头崩得紧紧的,和脖子上的青筋也根根分明。

“我不,我才不要和生儿子!”

“我非不可!

只要生的!”

“霍慕沉,王八蛋!”

“好啊,都知道会骂我了,看这张嘴越来越厉害了!”霍慕沉摁住她胳膊,直让连动都动不了。

宋辞咬着唇:“霍慕沉,欺负我,我现在……我现在就去找妈妈!”

她起身就要走,却被霍慕沉反手绞住双臂,他低头就就堵住她喋喋不休的红唇。

宋辞眼瞳剧烈一颤,一双水眸刹那间瞪到最大。

睫毛忽扇忽扇的。

霍慕沉抓紧宋辞的胳膊,双唇紧贴着宋辞的,感受到窜进鼻翼里香甜的气息,刹那间一颤,喘息声随之沉重。

再不犹豫,霍慕沉重重一咬,他吻的毫无章法,直到淡淡的血腥味自唇间蔓延开。

甜美mm清纯可爱超市清新写真

两人分开,时间在这一刻,仿佛停止了。

情潮却排山倒海般重重涌来……

许久,宋辞耳边一烫。

她耳根被齿尖咬了咬,痒痒的,被一丝电流窜的电了过去。

“小心肝儿,告诉我,我就放过。”男人黯哑至极的嗓音拂进她的耳蜗:“乖,喘气!”

霍慕沉贴着宋辞薄且红透的耳朵,不时的咬一口,黑眸燃着丝腻软感的花火,唇角始终带着宠溺又愤恨的笑容。

他非要把宋辞对他也撒谎的毛病板正过来不可!

新鲜的呼吸窜到宋辞的肺部,宋辞才仿佛又活了过来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娇瞪着霍慕沉。

“说不说!”

霍慕沉侧身把宋辞推倒在长沙发里。

两具身体刹那间深陷在软垫里。

“……”

宋辞颇有些恼羞成怒,伸出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的双手推上前。

霍慕沉从宋辞耳畔边抬头,凝眉睇着宋辞,眼眸里浓稠的深墨并没有半分松动。

宋辞眯着眼睛望着覆在她头顶的霍慕沉,腮帮子鼓鼓的,娇嫩的肌肤除了有霍慕沉咬的牙印,水汽弥漫模糊着宋辞的视线。

她太怂了!

而且明明是反抗,居然到最后轻而易举缴械投降!

可她的双手刚推到他的胸膛前,他蓦地喘息了几声,再次狠狠堵住她的唇。

随之压来的,还有霍慕沉滚烫的,沸腾的身体。

宋辞眉骨狠跳,手心连带着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。

她就娇软柔弱躺在他身下,睫毛纤长而浓密,忽闪忽闪带着水汽。

整个人又娇又嫩,尤其是脸蛋白皙里透着嫩红,像极了小奶猫。

喵喵的。

只想让人更加深切的宠爱。

“霍慕沉,欺负我,不能让儿子也欺负我!”她莹净的双瞳泛着涟漪波动,氤氲着水汽。

霍慕沉紧绷的面孔也开始透着阴沉,他面色似乎隐忍着难以忍受的痛楚。

蓦地,霍慕沉腰身微微退离,长臂从宋辞后腰穿过,用力把她从沙发上抱起,霸道的扣住她的后脑勺,薄唇至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她的唇瓣。

在唇缝里,滚落出低沉黯哑的磁声:“说,还是不说,恩?”

她双臂被搭在男人肩胛两侧,皮肤被狠狠剐蹭的疼痛感猛地从胯间传来。

尽管隔着西裤,宋辞依旧能意识到那种痛感是什么,浑身的血液都是滚滚沸腾着。

宋辞紧抽气,只是紧紧盯着他。

“恩!”

男人闷哼一声,止住了所有动作,黑眸深深的盯着宋辞。

霍慕沉的唇角被咬破了,宋辞的脸蛋和舌尖也好到哪里去。

两人都有点狼狈。

尤其是霍慕沉的衬衫还开着几颗扣子,露出喉结。

而宋辞拉链都被扯到腰际,衣裙半耷,而裙摆早就被料到大腿,露出细腿。

“想咬死我?”

宋辞的脸红白交加,垂着眼皮,大气不敢出,壮着胆子迎上他的视线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想通了?”

霍慕沉一只劲力的大手也依旧扣在她拉链上,纹丝未动。

虽然没有退到最后一步,但这种香艳旖旎的场景让宋辞脸颊滚烫绯红。

“我可以说。”

宋辞虽然这么说,但也没敢放松丝毫警惕。

“说吧,我听着。”

霍慕沉凝向宋辞的深眸,从愈黑的浓烈到不可掩饰的占有,再到慵懒,似笑非笑的眼神都带丝戏谑调侃。

“我……我想上厕所。”

“……”

霍慕沉额筋一跳一跳的,从鼻腔里冷哼。

宋辞在他死亡扫射目光下去够自己的拉链要把衣服整理好。

可……

‘撕拉——’

裙摆连带着腰身彻底被撕开!

她的手腕被宽厚的大掌握住。

宋辞眉心一跳,瞪着霍慕沉:“我就穿了这一件衣服,撕坏了,我一会还怎么穿着出去!”

“那就不用出去了。”

霍慕沉英逸的眉头挑起,俊美的面庞浮现一层薄红,神色间颇为认真:“反正下午就可以直接待在休息室里不用出去!”

“不要,我现在就要去上厕所,让楚助理送一套衣服过来!”

“告诉我答案,我就放出去。”霍慕沉不想把商业手段用在她身上,但奈何老婆实在是让人太生气!

宋辞不自觉的将呼吸放轻,安静的看着这一刻的霍慕沉。

他眼神戏谑调侃着她,真是让人恨得牙根痒痒。

“想好了么,宝贝儿?”

宋辞气鼓鼓的抿住唇角,卸了口气道:“因为我做过那个程序,大学时偶然又一次就接触到了,然后就会了。”

好吧,在大佬面前又撒谎了。

她现在是真的没办法告诉霍慕沉真相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这个相信的过程,霍慕沉拧着眉头,好似在选择是否要相信。

“姑且就相信一次。”

霍慕沉将她衣服重新随意的穿回来,撕坏的东西手指顿了顿,掀眸盯着宋辞,语气平平的道:“但是这事没完,我现在不收拾,等回家再说!”

甩下这句话,霍慕沉抱着她去了休息室的洗手间,用毛巾沾了点清水轻轻擦拭她满是汗渍的脸颊。

宋辞有点不耐烦的他怀里拱了两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