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污app人直播在线

标签:

..co,最快更新许我向看最新章节!

麦兜想着昭禾的话,确实,再好的女人也只能嫁给一个男人。

麦兜却没有昭禾的这番见解。

不由好奇地问:“听谁与说的?”

“小舅妈呀!”昭禾笑道:“她怕我因为白洛迩喜欢过我母亲,所以心中有隔阂,才会这样宽慰我,其实我心里一点不介意的。”

麦兜更不解了:“那为什么会有隔阂?小舅妈为什么这样想?”

昭禾理所当然道:“因为我喜欢白洛迩呀!”

昭禾赤诚一片,心无城府,面对喜欢的小麦兜,更是如此。

可是她的话,也让麦兜实实在在地吃了一惊!

震惊之余,麦兜细一想,自己不也很喜欢舅舅、喜欢外公、喜欢文钰叔叔吗?

上午十点。

倾颂夫妇的车队从大将军王府集结出发,花车沿着既定路线绕城一周,然后直入宫门。

薰衣草花园中的长发美女

颂的粉丝们有的大哭,有的大笑,瞧着竟像是疯了一般。

他们高举着颂跟珍灿的结婚照,以及皇室官方微博上更新的倾颂一家四口的照片,还有颂自己的写真照,以及珍灿的照片。皇室为了给这场皇室婚礼造势,一周前就已经将珍灿从出生、满月、百日、周岁……直到现在的婚纱照,都公布了出来,甚至还公布了不少颂小时候的照片,以及颂与珍

珍两小无猜,从小到大的照片。

这场青梅竹马的情,在这么多照片的力证下,破除了一切政治联姻的传言。

这就是爱情,青梅骑竹马,执手共余生的爱情。

顶头的花车是敞篷的,倾颂与珍灿并肩立着,宛如璧人,分外养眼地对着道路两旁的观礼群众挥手打招呼。

此刻,诸位臣子、宗亲、国宾,以及受邀媒体都在国宴厅的大厅座位上端正地坐着,观望着大屏幕上投放出的现场直播。

宁国子民对于皇室的拥护可谓百年如一日。

而倾慕为了庆祝弟弟大婚,国赦免税收一年,早已经取消多年的高考复读制度也跟着恢复一年,21岁以内的往届高中毕业生均可参加。

车队驶入宫门。

一如洛氏皇朝往日里所有的皇室婚礼一样,珍灿挽着夜康的手,一步步走向了倾颂,倾颂再接过珍灿,继续走完余生的路。

昭禾跟麦兜,一左一右地帮着珍灿牵起长长的婚纱裙摆。

许多人未见过昭禾,却又惊奇她礼服右臂上的郡主品阶才有的凤尾图案,暗暗惊奇。

凌冽夫妇、夜康夫妇纷纷上台,一对新人在万众瞩目下行跪拜大礼,跪拜奉茶。

无数闪光灯亮起。

台下掌声四溢,欢呼声也一阵高过一阵。

珍灿心里是幸福的,也是紧张的,当她站在台上,微微屈膝,由丈夫倾颂亲自为她加冕王妃的皇冠。

大屏幕上,镜头给予皇冠特写。

皇冠富丽堂皇,共有大大小小99粒金色的极品珍珠制作而成,雕工精妙,美不胜收。

昭禾跟麦兜,一人捧着一枚盒子。

里面是两人的对戒,在众人的见证下,他们彼此交换戒指。

交换过后,昭禾与麦兜退到一边,直接被倾慕一左一右牵走了。

今日午餐,倾慕吃的非常愉快,左边是昭禾陪着,右边是麦兜陪着,而今天要向宾客敬酒的是凌冽夫妇、夜康夫妇,与他无关,他倒是头一次如此清闲。

昭禾望着大屏幕,但见倾颂骑在白马上,后头的宫廷马车上坐着美丽的新娘。

她眼中不由流露出淡淡的羡慕。

不远处的一桌,裳生跟玄心也是如此,他们参加了不少皇室宫宴,知道自己的婚礼必然也是如此端庄而隆重。

昭禾吃了两口就跑了。

她跑到了隔壁那桌,那桌坐着迩迩、澈夫妇、裳生夫妇、洛晞夫妇,昭禾跑过去就往澈的身上爬,要抱抱,澈宠溺地将女儿搂在怀中。

澈已经不再变成小澈的样子了。

因为不久前,他带着圣宁一起去大头家吃饭,已经将一切坦白告知。

大头两口子非但没有伤心,反倒激动又雀跃。

知道澈跟圣宁开花结果,他们也是欢喜的,因为他们猜到自己的儿子不是普通人,他们心里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结果这个真相比他们预料的最坏的打算好太多了。

经此一事,也让澈明白了,对家人坦白真挚的重要性。

因为坦白,换来的可能是意想不到的喜悦,自以为是的善意隐瞒,反倒常常会弄巧成拙。

大头跟元晴远远瞧着,儿子的身上爬上一个俏丽的女童,长得跟儿子好像,而且那还是刚才给新娘子牵婚纱的女童。

他们心中不由多了许多想法,又惊又喜,就等着私下里再让儿子把孩子带回去,让他们好好见上一见。

而乔家的桌子就在圣宁他们不远处,中间隔了一桌功德王卓希他们,差不多八米的距离。

也因此,勋灿清楚地看见了抱住了昭禾的那个男子。

事实上一开始,他就看见了那名男子坐在圣宁身边,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圣宁,他心中有些猜测,现在更确定罢了。

童颜之望着他,问:“老公,怎么了?今天怎么总是出神?”

勋灿恍然一怔,笑道:“没事,吃东西吧。”

恩灿文琛、纯灿青轩,都跟他们同一桌,知道一些,当着童颜之的面又不好说。

还是青轩笑呵呵地跟勋灿碰杯,暖场的同时,笑道:“世子今天大概是见妹妹出嫁,所以感慨了吧?如今我们所有人,都能各得各的幸福,便是最完美的结局了。”

勋灿与之碰杯,勾唇一笑。

他忽然想起了迩迩,他倒是比迩迩幸福的多了。

勋灿毫不犹豫地仰首,一口吞了。

多少年轻叛逆的梦,多少冲动热忱的情,如黄粱一梦。

如今都在杯中酒,一笑泯了。

落杯,放下。

昭禾是个小坏蛋。

因为她依偎在澈的怀里,还要对着迩迩一个劲地抛媚眼,惹得迩迩小脸越来越红,也惹得琉茵一直在憋笑。

最后,琉茵受不住了,无奈道:“昭禾,饶了我肚子吧,我一直在憋笑,再憋下去,我怕我今天就要生了。”

琉茵是明天中午生孩子。

今天她入场,还是圣宁小心带着她提前瞬移过来,然后等着的。

不然她一路走着,真的是走不动,太累了。

圣宁知道琉茵这一胎怀的不容易,特别辛苦,也就是这一个月才好受些,不由有些心疼,便也责备地望着昭禾:“昭禾,这里是国宴场合,不要胡闹。”

昭禾这才撇撇嘴,又从澈的怀里跳下去,跑过去钻到迩迩的怀里。

在迩迩震惊的目光下,爬到迩迩的腿上坐着,一如刚才坐在澈的怀里般。

她温声道:“我现在就安安静静,一动不动,一句话也不说。”

然后,她真的就不动了,只是拿小脸贴着迩迩的胸口,听着他的心跳,小手臂还顺势圈住了迩迩的腰肢。

外人看来,不过是尊王殿下抱着一个宗亲的小孩子,再正常不过了。

可是知道的,都有些无奈。

圣宁:“昭禾,成何体统?”

澈便护着女儿:“外人也瞧不出什么特别之处,倒是狐帝,动作还要再自然些,要抱的理所当然些,这样才更让人觉得没有什么。”

迩迩想瞬移离开。

可是大庭广众之下,众人眼睛盯着,他无法瞬间消失。

望着怀中闭着眼睛,好像睡觉的小丫头,迩迩真是崩溃啊,尤其被父母圣宁弟弟弟妹他们这样瞧着,他更觉得如坐针毡,只盼着这场婚礼快点过去。

他小声问:“昭禾,今天是国宴,看这么多好吃的,要不要尝尝?”

昭禾只是往他怀里又躲了躲,还道:“天下万物,不及滋味甜美。”

啧啧啧,小丫头也不知道跟谁学的,说起甜言蜜语简直能腻死人!

别说琉茵已经笑得抬不起头,就连圣宁也抚了抚额。

虽然她体谅迩迩跟昭禾的感情,却还是对哥哥变女婿的身份转换感到有些懵,尤其对女儿的那一片如火的热情,感到无奈又好笑又无措。

洛晞也无奈地笑着,却也体谅妻子怀孕辛苦。

他起身去了倾慕身边,温和地说着:“父皇,琉茵实在是辛苦,我先送她回去了。”

倾慕一脸温和:“好的。回去看看她想吃什么,单独给她做一些。”

洛晞:“好!”

见洛晞要陪着琉茵离开,迩迩也赶紧对怀里的小人儿温声询问着:“要不要去太子宫?”

昭禾睁开眼,笑眯眯地问:“可以离开了?”

迩迩:“嗯,小舅妈身体不舒服,我们可以借着送她回去的名义一起先行离开。”

昭禾立即从他怀里跳下去,拉住他的手:“走吧!”

她早就想离开这里了。

因为昭禾从大山里回来,忽然参加这么隆重的宴会,她真的很不习惯,她觉得哪儿哪儿都别扭,以前面对美酒佳肴,她喜不自胜,但今天却觉得如鲠在喉,难以下咽。

她不喜欢被这么多人盯着吃东西。于是,裳生夫妇、澈夫妇留下了,而迩迩跟昭禾,陪同洛晞夫妇先行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