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麻豆传媒之推销员

标签:

玉舟飞驰,上面的人各怀心思。

目光落在虚空上,莫闵伊的手指不自觉的摆弄着腰间的香囊。

这里面装的是幽兰草,乃是她托人从星辰城买来的,香气虽然清淡,却历久弥香能够数月不绝。

可莫闵伊偏偏能够嗅到一缕幽兰草的香气从身后某处传来,那正是李炫所在的位置。

莫闵伊确定自己从未在落魂谷中见过李炫,两人也没有过任何的接触。他的身上怎么会残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幽兰香气呢?

除非……他就是那个神秘人!

莫闵伊忍住回头去看的冲动,维持着表面的镇定,心中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。

就连她自己也不知为什么,莫闵伊没有把自己的猜测告诉龙不平。

她只是凝望着身边飞掠而过的云朵,心中在想:如果有一天李炫要我兑现承诺,我该怎么办?

阔别三月,再度看到幽州城巍峨的雄姿,玉舟上的修士们感慨万千。

走的时候,他们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,此刻他们的同伴很多都成为落魂谷中的枯骨,他们却成了英雄。

人说一将功成万骨枯,一个修士的成长之路上也要踏过无数枯骨才行。

夏日天 晴

玉舟缓缓降落在评议会广场,众多修士早就听说了消息,齐聚在此等候多时了。

“哈哈,诸位一切可好?”等玉舟挺稳,众人纷纷上前迎接。

杭子龙和童林微微一笑道:“诸位放心,咱们幽州城这一次大大的扬眉吐气,争到一个天魔圣会的名额!”

众人笑的嘴都合不拢。

有人看见龙不平,不禁喜形于色道:“龙不平,这一次一定是立下了头功吧!”

龙不平尴尬不已,这次试炼诡异无比,若非那神秘人的出手援救,他只怕也已经成为沼泽中的一具白骨。

至于其他势力的强手,也都死的莫名其妙,仔细想来幽州城的运气还真是不错。

“诸位,已经为们摆下接风洗尘的宴席,请入内吧。”有负责内务的长老喜笑颜开的道。

众人鱼贯进入评议会,一场酒宴热热闹闹,众皆欢颜。

不等酒宴结束,李炫偷偷溜出来,直奔司徒家。

算算时间,无底尸穴就快要爆发了。

到时候,幽州城将会有一场巨大的浩劫,一个应对不好,甚至整个幽然界都会遭殃!

李炫现在琢磨着,该怎么处理无底尸穴的存在呢?

来到司徒家附近,转过弯就到了,李炫听到拐角传来一阵哭泣声。

“声音好熟悉!”李炫心中微微一动,快走几步。

路口围着一群修士,当中有个青年正在指手画脚的大声嚷嚷着。在那人的面前,黄鹂如同一个可怜孩子坐在地上,怀中还抱着一团血糊糊的东西,哭声正是从她口中发出来的。

“黄鹂!”李炫眼中寒芒一闪,神色阴沉的走了过去。

一群修士的目光落在李炫身上,都是一惊。

李炫的名字早就不需要介绍,大多数修士都认得他。

就算最近三个月李炫去了落魂谷,他的传说还是没有被人遗忘。

人群自觉的分开,给李炫让开一条通道。

黄鹂扬起头来,梨花带雨的脸看得让人心酸,一见李炫,她就嘶声的指着一个青年修士道:“他们欺负人!”

那青年修士听了黄鹂的话,狞笑一声道:“欺负又如何,有救兵就了不起吗?”

他说着傲慢的瞥了李炫一眼道:“这小子很面生,哪儿来的?”

一旁早有人低声的耳语一番,青年面色微微一变,却又无所谓的道:“那又如何,他敢动我一根手指头,我爹娘要他的命!”

嚣张的人李炫见的多了,尤其是在落魂谷中。不过那些曾经在李炫面前嚣张的人都已经成为冰冷尸体。

眼前这人,李炫压根看也不看,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再收拾他也不迟。

压着心中的一丝火气,李炫缓缓走到黄鹂面前,用镇定的语调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小黑被他的灵宠咬死了!”黄鹂哭哭啼啼的捧着手中那团血淋淋的小东西道。

李炫这才看清楚,黄鹂怀中还抱着一头小貂的尸体,脖子上有个可怖的伤口,大量的血喷出来染红了本来美丽的皮毛。

“小黑!”李炫脸色沉了下来。

小黑是一只黑光貂,是他在黑云谷的时候买来的,用来寻找宝物。

离开在黑云谷的时候,李炫把小黑交给黄鹂,请她帮忙照看。

没想到,小黑居然被咬死了!

“喂……叫李炫是吧?”就在李炫沉着脸不作声的时候,那青年高声的喝道,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

李炫瞥了他一眼,淡淡的道:“我又不是爹,怎么会知道是谁?”

“!”青年瞪圆了眼睛,“老子叫云津!”

“我不管叫什么。”李炫眼中带着一丝的怒意,“哪一只是的灵宠?”

“想干嘛?”云津疑惑的问,“该不会想给这只小破貂报仇吧?哈哈哈,干脆我赔一块灵石好了,可是赚了啊!”

云津取出一颗灵石,丢在地上,满脸的得意洋洋。

李炫微皱了下眉头:“觉得这件事可以用灵石解决?”

“不然还如何?就一只貂而已,这块灵石够去买几十只了。”云津满不在乎的道,“我已经很给面子了,不要给脸不要脸。真惹火了我,让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“哦,那我倒要看一看,怎么个兜着走。”李炫露出一抹笑容,“黄鹂,告诉我哪一只是他的灵宠。”

“就那一头恶犬!”黄鹂抬手一指。

李炫循着她指引的方向看去,一只黑色猛犬正懒洋洋的趴在街角阴影下,嘴角还残留着一抹血迹和几根黑毛。

“居然是修罗犬?”李炫认得这是三阶灵兽,以云津的本事根本驾驭不了,想来此人必定有父辈余荫。

“云……”李炫重复着这个姓氏,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云尊来。

他搔搔头,难怪这小子如此张狂。

看到李炫没有任何动静,云津晒笑一声道:“怎么,看出我灵宠的来历了?小心报仇不成,反倒被它给吃了!”

李炫眉毛一挑!